第一百二十九章 死神的马车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死神的马车

第一百二十九章死神的马车 再强大的骑兵,当失去了引以为豪的速度,他们的结局便已经定了。 尤其是,他们陷入了陆太守的沼泽之中。 别说与汉军厮杀,现在就是防护自身,避开羽箭,也没有了可能。 被无数羽箭连番射击,一个个鲜卑骑兵血尽而亡。 “长生天啊……” 鲜卑此部落的首领勒布眼睛睁的老大,眼里布满了血丝。 他们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人啊! 莫非是汉朝的神灵来到了草原上? 他们草原的神灵又在哪里?为什么不护佑他们? “我不甘……” 他奋力挣扎,要离开沼泽,却在此时,一只羽箭穿透了他的喉咙。 他便死了。 身体渐渐沉于沼泽之中,不见了踪影。 …… 这一场厮杀来的快,结束的也快。 事实上,当陆幽州的符车来到了草原之上时,这场厮杀的结果已经确定。 除非拥有如大宋位面辽国那样的大祭司,否则整个草原之上将无人是陆云的对手。 陆幽州只需率领八千铁骑,便能深入草原,连战连捷。 草原上以骑兵为最,而陆幽州,向来是骑兵的克星。 …… 当陆云的符车到达沼泽之地时,已经将战场打扫完毕的张飞走了过来,大声说道:“大哥,这一战射杀鲜卑骑兵两千,俘虏一千,还有我大汉的子民,共四千人,牛羊四千!” “大汉的子民啊……” 陆云从符车上下来,赫然可见被俘虏的汉人奴隶簌簌发抖,跪了一地,连陆云的脸都不敢看一眼,也不知是感恩,还是吓的。 至于刚才耀武扬威的鲜卑骑兵,更是跪倒在地,手脚都被束缚。 报应……来的真是很快。 “我大汉的子民,自然要庇佑他们!”陆云淡淡出声。“至于鲜卑的俘虏么,我们自己带的口粮都不多。” 张飞明白了陆云的意思。 轻飘飘一句话,一千人头落地。 “继续出发,鲜卑的部落还有很多。这一次,要将他们彻底赶出去!” 陆云又上了符车。 鲜卑既然敢烧杀抢掠,那死了,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你敢杀我子民,我如何不能杀你? 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拳头大才是道理。 符车继续前行,自有部队护送被俘虏的汉人回幽州。 …… 时光飞逝,半月已过。 陆幽州的符车行驶在草原上。 它的速度很快。 因为的确很快。 集合了无数符文于一体的符车速度乃是整个大汉最快的。 它的速度又很慢。 因为总有一些事让陆幽州停下来,使这辆车的平均速度变得很慢。 每一次,这辆符车停下来,都意味着有一场厮杀。 陆幽州的符车,在草原上,代表了不详。 是死亡的象征。 陆幽州有念力在身,方圆数里都能清晰感知,每当他的符车停下来,便意味着他寻找到了一个新的鲜卑部落。 既然找到了部落,那便厮杀吧。 并不关乎什么正义与邪恶,只是立场不同。 你要杀我,我便杀你。 你喜欢劫掠大汉边疆百姓,我便率大军攻入草原,夺你牛羊。 你想入侵中原大地,我便将你赶到北海苦寒之地。若敢南下,定杀不赦。 道理,便是这么简单,不关乎任何伦理大义之事。 …… 如今,陆幽州的符车又停了下来。 他的面前,是一个鲜卑部落。 神识望去,有三千户人口,算是一个中型部落。 张飞已率两千大军围杀而去,与鲜卑人战至一起。 陆云并没有出手相助。 便如大贤良师张角坐守冀州,看他的弟子胜利,或是落败一样,陆云也不是随随便便出手。 只有经历战争,他的大军才能得到洗礼。 虽然听起来有些残酷,虽然有些人会死,但,这都是必经历的过程。 不经一番彻骨寒,哪得梅花扑鼻香。 千锤百炼,一支大军才能够迅速成长。 比如张翼德,他的二弟。 自家的二弟,昔年曾经与黄忠交战,人还未至,已经被一箭射落了头盔。 举轻若重的法门,也只是修炼到入门。 但是到了如今,历经数战,张翼德已经将举轻若重修炼到了巅峰境界。 而且,他的厮杀技巧都渐渐往巅峰而去。 鲜卑骑兵往往有箭来射,看都不看,便能一矛拨开。 对上鲜卑的大力士,如今也能四两拨千斤,巧与力信手转化,不到十个回合,便能将大力士斩于矛下。 若是换做以往,非五十个回合不可! “主公,似乎有鲜卑的骑兵来援!” 太史慈顺手三箭干掉了三名鲜卑的勇士,感知到远方隐隐传来的马蹄声,跃跃欲试。 “子义,领一千骑兵,去会会他们!” 陆云看着战意满满的太史慈,微笑道。 这位大将,本来是被他打赌赢来的。不过随着如今征战异族,终于对他归心。 要知道,太史子义可是说过“丈夫生世,当带三尺之剑,以升天子之阶”的人,壮志如云,豪迈丝毫不弱于少年曹操! 如今太史子义能够引兵入草原,痛击鲜卑,早已经得偿所愿,在他手下,甚至能将鲜卑赶至北海。 这样的功绩,若是在大汉前期,甚至可以封侯! 至于现在么,主公都要反了,还封什么侯…… 陆幽州的符车再次启动,向着下一个地方而去。 这样的事重复进行,已经进行了几十次。 这意味着,已经有几十个鲜卑的部落,在陆云的手下陨落了。 陆幽州的符车,已经被存活的鲜卑部落,视作死神的马车。 传闻之中,草原上来了一位死神,他的车走到哪里,便将战争,不幸带到哪里。 时常有偶尔幸存的鲜卑族人,将死神马车的恐怖宣告于鲜卑其他部落,使一个个的鲜卑部落开始畏惧,开始行动,最终尝试灭掉死神马车,或是向北撤离草原。 灭掉死神的马车,被很多部落试过,然而便如每一次的尝试一样,就算是再多的鲜卑骑兵来,都没有什么用。 来的越多,死的越多。 鲜卑各部落终于畏惧,开始往北而行。 然而死神的符车依旧前进。 他们只能更往北。 某时陆幽州的符车到了后世西伯利亚的所在,立了一块碑。 凡是越过此碑的鲜卑人,定斩不赦。 他说了这句话,声音化作似乎永不消逝的符文,传向大草原。 于是所有的人都渐渐知道了。 他们愤怒,畏惧,却终究没有胆量越境。 他们怕了。 被陆幽州打怕了。 死神的名号不是白叫的。 太多的人死了…… 历经三月,陆幽州逐鲜卑人往北原,随即返回幽州。 刚到幽州,他便得了一个重要消息。 天下黄巾入冀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