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远征草原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远征草原

第一百二十八章远征草原 蓟县城外的大战,汉军大胜! 乌桓鲜卑大军二十万气势汹汹前来,似乎要一举吞并蓟县之地,进而侵略整个幽州,甚至南下中原。 他们的统帅,甚至已经在幻想入侵中原后的种种美好未来。 但可悲的是,他们的统帅,愚蠢的误判了形式,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陆云眼前。 这不是找死么? 这就是找死…… 他们的梦还没有醒,他们已经被陆云一眼杀了。 群龙无首的乌桓鲜卑大军还在震惊,便遇上了陆云的铁骑,被打的晕头转向,不知东西。 二十万大军,一触即溃。 战争向来不由军队的数目决定,当二十万大军失去了分寸,乱了阵脚,他们只是二十万羔羊。 陆云以八千对二十万,大获全胜。 追击三日,首虏近二十万,只有少数得以逃脱。 陆云又以四上将为先锋,尽起大军,攻先前被乌桓人所占据的幽州三郡。 乌桓早已被陆云打怕,又如何抵挡陆云的大军? 不到一月,幽州三郡尽数被收复。 陆云前后大战,共得俘虏二十五余万,战马二十万,粮草不计数。 乌桓被陆云打废了! …… 数日后,陆云听着主簿田畴的汇报,面色变得阴郁。 数日前的大战打废了乌桓,却没有打废鲜卑。 乌桓生活在幽州三郡之地,根本跑不了。 而鲜卑族,本来就生活在草原上,这一次南下是受了乌桓首领的诱惑,一举南下,掠夺汉朝的人口与财富。 而当乌桓鲜卑大军被破,他们纵兵劫掠,肆无忌惮,所过之地,十室九空。除了侥幸逃过一劫的汉人,其余不是被杀害,死状极惨,就是被绑走做了奴隶。 随即引大军退入了茫茫草原之中。 草原那么大,他们向来不怕汉军的进攻。 来的少了,是找死。 来的多了,长途跋涉,汉军粮草不足,又能坚持多久? 他们因此猖狂不已。 “传令,起八千骑兵,我要亲自出征草原!” 陆云想了想,吩咐一旁的田畴道。 “主公请三思,草原之地,怕是……” “放心,我不是骄兵,不会必败。”陆云挥手,阻止了田畴的劝诫,目光看向北方,每一个字,落地有声。“我大汉的领土,哪里有外族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道理!” …… 当中原的黄巾与汉军大战得如火如荼之际,边境的草原之上也掀起了战火。 新上任的幽州牧发动了对草原的战争。 一辆符车入草原。 八千骑兵相随。 草原依旧是那么美丽,与陆云第一次到达草原时的情景并无二致。 美丽的天空,美丽的草地,还有美丽的小溪。 当然如第一次陆云在草原上所见的,美丽的地方往往会发生一些看上去并不美丽的事。 距离陆云符车一百里的所在,有一支繁杂庞大的队伍,正在草原上缓缓前行。 若是细细看过去,就会发现这只队伍中,不仅有牲口,牛羊,还有地位连牲口都不如的汉人! 数千名鲜卑骑兵,腰佩弯刀,沿着庞大队伍的两旁缓缓前行。 时不时有难听的喝骂声传出,继而有鞭子击打在血肉之上的爆鸣声与汉人的哭泣声。 为首的鲜卑首领听着种种声音,眸中掠过一丝快感。 他本是鲜卑一个中小部落的首领,没有姓氏,只有一个名,叫勒布。 在鲜卑族,不是所有人都有姓氏。 亦或者是,只有最高等的贵族才有姓氏。 而姓氏的起源,也是在鲜卑大王檀石槐统一鲜卑之后才有的。 檀石槐大王逝世,和连继任鲜卑大王,此番领着十余万鲜卑男儿南征大汉,连下大汉数郡,抢夺了数不尽的奴隶与钱粮,让鲜卑男儿喜不自禁。 谁曾想,一日之间,尽数败于汉军! 二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甚至是他们的大王和连,也不知什么缘故被杀! 他们掠夺的财富,也尽数化为乌有。 但好在,他逃了出来。 于是他又劫掠了足够的奴隶和财富。 至于可怕的汉军,便由乌桓人去面对吧。 他们的归宿是草原。 在草原之上,他们无所畏惧。 莫非大汉的军队,还敢往草原上来不成? …… 似乎是陆云听到了勒布的不屑一顾,他来了。 便在勒布欣赏自己的财产,沉迷于自己的杰作之时,远方的大地,开始微微震颤,隐隐有马蹄声传来。 陆云的八千铁骑,疾驰而来。 “首领,是汉军!” 草原上的人,对这样的情景哪里还不清楚,只听声音便知是大股骑兵到来的征兆,待他们回过头来一看,顿时三魂都吓得没了。 大量的汉人骑兵,蜂拥而至! 一名鲜卑骑兵突然嘶吼起来,声音里透出一丝恐惧,他们的二十万大军,便是被汉军所击败! “可恶!” 首领勒布同样充满了惊慌恐惧。汉军怎么会到了草原上? 乌桓人,那些守边的乌桓人又到哪里去了? 莫非他们又投降了,还是……已经战败? 他虽然惊乱,脑海中却还留有一丝清明,知道现在不是跑的时候。 先不说能不能跑掉,只这么一跑,他们所有的的财产,奴隶都没了。 去了一趟中原所得的一切,都会没了! 还不如拼了! “鲜卑的勇士们,鼓起你们的勇气,随我杀了这些汉狗,草原的神会庇佑我们!!” 勒布一马当先,抽出腰间弯刀,怒吼连连,向着远方的汉军杀去。 “杀!” “杀!” 受着自家首领鼓舞,一个个鲜卑骑士纷纷举刀控弦,沿着汉人骑兵迎了上去。 “草原上的神啊,好熟悉的词语……” 符车之中,陆云听着这位不知名的鲜卑首领,微微有些感慨,似乎是想到了大宋位面的辽国国师,随即一指指出,道了一声:“破!” 远处冲锋而来的鲜卑骑兵的脚下,原本坚硬一片的草原,忽然间变得酥软了起来。 被掀起的草根渐渐渗入泥底,他们骑的马也在向下陷。 战场中心的这片草原,突兀变成了一片沼泽。 陆云伸指,草原便成了沼泽。 鲜卑的骑兵,便成了固定的靶子。 他们的结局,就这么随着陆云一指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