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服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服

第一百一十九章收服 太史慈离开都昌城,纵马快奔,往平安城去请救兵。 行了不到五十里,周围突然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左右的路,只有前边还有亮光。 七尺长剑在手,太史慈哪里会怕,但也放慢了速度,往前走去。 大雾尽头,有一个道人,正坐在一张石桌前,桌上摆着一副棋盘。 “你是何人,为何要挡我的道?” 太史慈哪里不知自己的遭遇,都是面前的道人装神弄鬼,一只利箭已经上弦。 “你差一点便害了我的师侄,你说,我能不寻你么?” 陆道人淡淡开口。 “原来是太平道的黄巾贼寇,找死!” 太史慈话语还未说完,一只箭已经射出。 万分之一个刹那,便到了陆道人身前。 只是,便在距离陆道人三尺之地,它骤然灰飞烟灭,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可抗力。 这一只箭,不能伤陆道人分毫。 太史慈的目光骤缩。 刚才这一箭,又急又猛,乃是他致命一击,却不想面前道人看都不看一眼,已然叫此箭灰飞烟灭。 这个道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又不免想起战场之上发生的事。 原来……黄巾贼寇统帅也是这个道人救的。 他先前还在疑惑那致命一箭为何没有杀掉黄巾军的统帅,现在是明白了,便是面前之人出手了。 这个道人,是他今日的大敌! 他没有任何犹豫,数箭连发。 一息之间,数十箭似乎没有停顿,射向陆云的各个要害。 换做其他人,如张牛角,纵然有飞剑在手,也一定死了。 因为太史慈的箭太快。 不过,陆云理都没有理会。 每当有箭进入他的身前三尺之地,便会灰飞烟灭。 一箭是这样,数十箭也是这样。 快箭,还伤不了他。 或许,只有碾压的力,才能够破灭他。 不过现在看起来,太史慈并没有伤害他的能力。 陆云便坐于原地,淡淡开口:“我救了黄巾军的统帅是真的,不过黄巾军是不是贼寇,还要两说。这样,不如我们打一个赌?” “什么赌?” 数箭连射,不能竟功,太史慈已经知道遇到了敌手,不过他向来没有放弃的习惯,手中七尺长剑挥洒,却依旧不得进道人身前三尺,只得虚与委蛇。 大丈夫,不仅当有勇,还得有谋。 “我知你是为报孔融的恩德因此来此处,若是你与我博弈,胜了我,我可令黄巾大军放了孔融,若是你输了,我依旧放了孔融,不过,你得为我效力!” “你说的话,可能算数!”太史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三万黄巾,竟能听从此道人的命令? 这么强大的道人,又何必沾惹红尘,去造皇帝的反?想来世俗中的金银财宝,也未必能入他们的眼! 那造反,究竟为何? “我说的话,自然算数!不过你说的话,可能算数?”陆云反问道。 太史慈沉默片刻,方才闷声道:“大丈夫一诺千金,绝不反悔!” “很好!”陆云呵呵笑了起来。“来来,与我杀一局!” 他自己持黑子,又请太史慈坐下。 太史慈坐下了来,手持白子,看着棋盘,只见棋盘上已经摆了一副残局。 他仔细看那残局,一阵头晕目眩,暗暗吃惊:“这是什么局?” 这棋局除了玲珑棋局,还会是什么? 陆云自自家师兄翠玄真人那里得了玲珑棋局后,以此棋局对人,无往而不利。 这玲珑棋局,只要人还有执念,便会落入局中,纠缠不清,难以脱身。 太史慈如今背负请救兵救了孔融的执念,甫一落子,便陷入局中无法自拔。 他又不擅长算计,一盘死局杀了不到一刻钟,便全盘覆灭,不由怔立当场。 “我输了!”白衣小将愣在当场。 陆云呵呵一笑,道:“幸亏你输得快,若是精于此局,厮杀个一年,那孔融怕是早死了!现在还来得及!” 太史慈这才转忧为喜,拱手一拜:“还请放了孔大儒!” “那是自然!” …… 陆云携太史慈重回都昌城,只见张牛角已经率领大军准备攻城,见了陆云到来,忙请陆云入帐。 他又见了白袍小将太史慈,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陆云摇头,说了些太平道主张角规定的纲领,方才使张牛角按下杀意。 “师叔,那孔融老儿还负隅顽抗,我立刻下令去攻城,破了他的城池!”张牛角恶狠狠道。 “破城是必须的,不过么……”陆云迎着太史慈怀疑的目光,微微笑道。“孔融一个人,不妨大碍,放了也就放了,没什么大事!” 他顿了顿,又道:“这座城池,我帮你们破罢!” “恭请师叔大发神威!” 张牛角面色恭敬,出声言道。 他自自家师父耳中听过师叔,又见过师叔的画像,也知道师叔曾在战场上救了他,但至于师叔到底有多强,他并不知道。 他真想见识见识。 三人出了营帐,陆云看向都昌城。 城墙之上,孔融并不在,实在是黄巾太平道道人的飞剑吓坏了他们。 数里之外,取人性命! 纵然在城楼之上,在大军之中,也让人不觉得怎么安全。 如今守城的,一个个身披重甲,全副武装,只留下双眼暴露。 他们的面色极为困顿,似乎根本没有休息好。 他们自然没有休息好…… 防了黄巾军的飞剑,不一定能防太平道人的雷符。 一个雷符下来,全副武装,也直接是半死不活。 他们因此而畏不安惧,只能等待太史将军的好消息。 当然,太史慈的好消息,他们没有机会等到了…… “天眼,开!” 某时,陆云睁开天眼,望向城门及附近诸城墙。 他的脑海里,便出现了一副图。 一副城墙的三维图。 城墙的每一寸所在,每一处破绽,都在陆云的脑海之中形成。 别人看不到破绽,不过陆云能够看到。 他有天眼在。 他不仅能够看到破绽,他甚至能够清晰的计算出,只要动了某几个质点,这城墙就会塌陷。 这却是念力的恐怖! 陆云想了想,望着远方的城墙,道了一声:“破!” 便有念力为刀剑,毁灭了几个质点。 随即,在众人骇然乃至于不可思议的眼光下,都昌城的城墙塌陷了。 城墙既破,都昌城便破了。 只走了孔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