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太史慈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太史慈

第一百一十八章太史慈 “不知是何方高人救了贫道?” 张牛角教手下人安营扎寨,随即对着面前的空无恭敬出声。 他很确定这一次就要死了。 白袍小将的箭太快,他根本来不及阻挡。 他却活了下来。 必然是有高人,出手救了他! “你叫张牛角,是张道兄的弟子?” 一声悠悠叹息,陆云身影显现在大营之中。 “多谢……” 张牛角正要说个前辈,见着陆云却有些震惊,随即于欣喜若狂,恭敬一拜。“见过师叔!” “……” 陆云有些讶然。 讶然于张牛角的态度。 他是陆云,不是张宝,也不是张梁,怎么成了张牛角的师叔? 难道是…… “家师曾嘱咐过弟子,弟子还有一个师叔,见师叔如见他。因此,他亲手绘制了一副师叔的画像,让我仔细看了看。” “……” 陆云再次无语。 随即面色有些慎重。 这张牛角得知了他的画像,其他的太平道弟子又是如何? 若是被朝廷的人得了他的画像,岂不是提前暴露了? 似乎是知道陆云的顾虑,张牛角出声道:“家师亲传弟子六人,对我太平道皆是忠心耿耿,就算是死,也不会透露师叔的任何信息,也只有我等亲传弟子知道师叔的画像,其他人并不知道!” “原来如此!”陆云这才放心。 一言不合,他就成了大贤良师的师弟。 而且,见他如见大贤良师。 这份安排,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些。 岂不是说,他可以调动“师兄”张角任何亲传弟子的大军? 又岂不是说,张角已经为太平道,为黄巾军寻了新的继承人?万一张角有恙,太平道还是可以照样存在下去,以他为中心! 这份心意,实在是太大了些! 张角甚至不挑选他的兄弟,他的弟子为继承人,而是挑选了他,陆云心中有些复杂,又感慨张角的气魄。 只要能成大事,谁是领导张角并不放在心上…… “师兄,他真是有心了!”陆云心中赞叹一声。 “师叔,不知那个白袍小将又是谁,箭术如此了得!射杀我黄巾道人数十人!”张牛角面露痛恨之色。“还请师叔出手,除了此人!” “他么,应该是东莱太史慈吧!”陆云想了想,出声道。 箭法高超到了箭无虚发,又在这都昌救孔融的,除了太史慈没了别人。 太史慈少时好学,曾仕于郡奏曹史。后来州与郡之间出现嫌隙,太史慈便以巧计令有司不采信于州府,处事慎密周到,从此开始知名。但此事令太史慈被州府所仇视,于是举亲往北逃至辽东郡。 后来其母以孔融多次致赠饷遗,而孔融被黄巾军管亥所围,便叫太史慈前往帮助。太史慈便奉母命往援孔融,他杀入重围与孔融会合后,先以“韬晦之计”使黄巾军懈怠,突破黄巾军包围,前往刘备处求助,使得都昌之围解。 这是历史上的事,如今陆云来到这世间,他这只大蝴蝶不断煽动翅膀,使得现在太史慈便到了都昌城,赶来救孔融。 如果陆云不在,想必张牛角必会死于非命,黄巾大乱,但黄巾大将管亥还在,领残余黄巾继续围城。 依旧是历史上的结果。 都昌孔融只有请太史慈出城去求救外人。 不过陆云如今到了,不仅张牛角没有死,太史慈还会遇到一个最为恐怖的敌人。 陆云。 想在陆云面前逃出城去请得援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于杀了太史慈,这样的想法陆云还没有升起。 他想收服东莱太史慈。 太史慈在孔融手下能突围求救,箭无虚发,在刘繇手下能与孙策单挑不分胜负,在孙策手下能仰射活人,可见太史慈的武艺高强,射箭技术尤佳。 为了报答孔融而突围,是勇。 突围前先麻痹敌人,是谋。 肯报答孔融,乃至后面的刘繇、孙策,是义。 武功高强,有勇有谋,而且忠义的人,陆云很喜欢。 如果不能收服,而是杀了,未免太可惜了。 不过,怎么收服是一个问题。 陆云思量了一二,发布命令。 他既然是大贤良师的师弟,张牛角的师叔,他便对这只军队有着调动权…… 都昌城内。 愁云密布。 “如之奈何?如之奈何?” 一个儒家模样打扮的老者在地上踱来踱去,满脸愁容。“子义也不得胜,如之奈何?” 这位老者怅然出声。 除了孔融又会是谁? “末将愿孤身一人,突出重围,请得援兵!” 白衣小将太史慈郑重出声。 “不可!”孔融摇摇头,叹息连连:“现今贼围甚密,众人皆说难以突围,你虽有壮志,但这始终太过艰难!” “昔日府君倾意照料家母,家母感戴府君恩遇,方才遣慈来相助府君之急,这是因为慈应有可取之处,此来必能有益于府君。如今众人皆说不可突围,若慈也说不可,这样岂是违背了府君的爱顾之情和家母的本意?情势已急,希望府君不要怀疑。”太史慈应道。 “既然如此,子义小心!” 孔融想了想,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同意。 第二日天明,太史慈摄弓上马,引两骑马自随身后,各撑一个箭靶,开门直出城门。 “果然如此!!” 陆云见着太史慈,露出一丝笑意。 这样的举动,是可以迷惑原本的黄巾众,又如何能够迷惑的了他? 不过陆云依旧吩咐下去,叫人依计行事。 便有黄巾众十分惊骇,兵马互出防备。 但太史慈只引马来至城壕边,插好箭靶,出而习射,习射完毕,便入门回城。 明晨亦复如此,外围下人或有站起戒备,或有躺卧不顾,于是太史慈再置好箭靶,习射完毕,再入门回城。 又明晨如此复出,外围下人再没有站起戒备,于是太史慈快马加鞭直突重围中顾驰而去。 …… “师叔,太史慈已经逃了!” 张牛角进入大营之中,恭敬出声。 “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陆云呵呵一笑,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此行,当收服东莱太史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