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东海事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一十二章东海事

第一百一十二章东海事 水镜先生司马徽是阴阳家的事,陆云并不知道。 颍川书院另一老者是庞德公的事,陆云也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下一次他来颍川书院的时候,恐怕不是他一个人。 大汉的局势越发不稳,黄巾的准备愈发充分,朝廷就算是不想动黄巾也不由他。 已经有很多有识之士开始上书朝廷。 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在这样的背景下,陆云既然拐带不了少年郭嘉,那就算了。 他御使符车,疾驰东海郡,第一次到了他的治所。 对于当地诸多势力的拉拢,陆云懒得理会。他到了东海郡,先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设立招贤馆,不仅招揽识文断字的人才,还招揽武将。 此举在氏族门阀横行的汉末,也算是极为罕见的事情,要知道诸多寒门学子因为没有背景与门路,绝了为官的道路。 而陆云设立招贤馆,便是要广招天下英杰。 多撒网,多捞鱼。 青州之地,想必还是有些人才俊杰的。 这样的举动,可能激怒世家大族,不过黄巾起义即将爆发,陆云根本没有兴趣理会世家大族的想法。 第二件事,则是投了大笔金银去买地,雇佣凡是因天灾流离失所的流民,将他们安置妥当。 陆云向来不差钱。 他以金钱开道,不到一月,东海郡的大事已定。 不仅流离失所的百姓有了住所,招贤馆的事也有了些成效。 招贤馆里,来了几个人。 一个人,是田丰。 田丰其人,历史上是袁绍部下谋臣,为人刚直,能力十分出众,多次向袁绍进言而不被采纳,可谓良臣跟了庸主。 史书记载:田丰天姿朅杰,权略多奇,少丧亲,居丧尽哀,日月虽过,笑不至矧。博览多识,名重州党。初辟太尉府,举茂才,迁待御史。阉宦擅朝,英贤被害,丰乃弃官归家。 弃官归家,终究抵不住陆云的招贤榜。 隐居只是逃避,于天下苍生无益,他还是想做一些事情,便因着招贤榜而出世。 虽投陆云麾下,却只是来考察考察。 这个年代,主择谋臣,谋臣亦择主。 让人才来了并不算什么,能不能让他们留下才是本事。 陆云知晓田丰的本事,请他担任别驾,全力负责东海郡的事。 田丰便感激涕零,决心效劳。 这个年代,能如此信任臣下的,实在不多。 就算是后来的曹操,谋臣武将众多,大权还是由曹氏家族的人尽数把握,至于外臣与谋士,并没有什么大权。 外性将军有权就变坏。 只有自家的人,才值得信赖。 陆云将东海郡诸事托付田丰,是对田丰最大的信任。 田丰无以为报。 他便投效。 除却田丰,来投效陆云的,还有一人。 田畴,田子泰。 也是位有才人。 历史上,幽州牧刘虞招募人才,田畴受荐,封为从事。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刘虞厚待田畴,田畴因此誓死追随刘虞。 他被派去出使朝廷,朝廷拜田畴骑都尉,他拒绝了。三位公府联合举荐,他也拒绝了,只愿为刘虞门下。 只可惜,他回到幽州的时候,刘虞已为公孙瓒所害。 一臣不事二主,刘虞被杀后,田畴无心仕途,领着一批百姓隐居深山,躬耕劳作,收徒讲学,将一个山村发展成了世外桃源,救活了近万人。 袁绍听闻他的名声,数次遣使者招募,田畴不往。袁绍死后,他的儿子袁尚又征辟,田畴依旧不往。 直到建安十二年,曹操北征乌丸,征辟田畴,田畴才愿往,为大军带路,使曹操大军大破乌丸。 不过功成之后,曹操欲封他为亭侯,又被田畴拒绝。 这样的一位忠臣来投陆云,陆云自然欢喜,封了田畴为主簿,协助田丰处理政事。 二田在手,政事不愁。 至于军事,有五虎上将在,各自领一队人马,积极训练。 没有士卒的将军不过是蝼蚁。 这句真理,已经经过多次验证。 纵然是脾气暴躁者如张飞,也不得不压下脾气与士卒共患难…… 他上一次被黄忠打的没了脾气,只希望在五军大比中争一口气! 武艺是武艺,军队是军队,不是一个概念…… 文事武事都有人去做,陆云这位太守反而闲了下来。 他开始领悟天书第三幅图,偶尔也去洛阳逛逛。 时间是路程与速度的相除,当速度快到了极致,时间便是个很小的数。 陆云御使符车,不到几个时辰至洛阳,与蔡邕论道。 蔡琰小姑娘虽然是陆云的徒儿,但也是蔡邕的女儿,时间长了,也得去见见…… 洛阳,蔡府。 陆云与蔡邕下着一场棋。 二人身旁,小姑娘蔡琰静静站着。 除了小姑娘,还有一个人,身材并不怎么高,但眼里却散发着神采。 除了以蔡邕为师,讨教学问的曹孟德,又会是谁。 “哎!” 某刻,蔡邕突然叹了一口气。 “蔡道友为何叹息?”陆云微微出声问道。 “如今的朝政,哎……”蔡邕眉头深皱,叹息连连。“太乱了,太乱了!” “朝堂之中发生了何事?”陆云好奇道。 什么样的事,让蔡道友这么无奈? 莫非又是汉灵帝想出了什么昏招…… “太荒唐了!” 蔡邕叹息连连,说出了当今皇帝的一些荒唐事。 自当今皇帝开启了卖官鬻爵的制度后,天下的官员职位已经是可以用金钱衡量,吏治腐败到了极点。 但令众臣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皇帝又玩起了新的花样。 不仅买官需要钱,甚至是做官,也得掏钱。 若没有钱,就不能做官。 这样的政令一出,不知惊呆了多少人。 前不久便有一个廉洁正直的官员自杀了,因为他没有做官所需的钱。 所以他自杀了,还留下一份遗书,痛陈当局。 今日皇帝上朝听了,若有所思,立马改正。 却不是正向改正,而是更往反面去。 皇帝下令,往后做官交钱,不用一次支付,可先支付一部分,分期付款,直至缴清。 整个朝堂又静了三静,被皇帝的奇招震得不知所以。 这就是朝堂当局。 便在此时,有下人来报:“卫公子来了。” 陆云目光微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