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水镜先生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一十一章 水镜先生

第一百一十一章水镜先生 陆云面前出现了一个老者。 高冠博带,面色儒雅。 他便知道他遇到了书院的高人。 应当是水镜先生。 也只能是水镜先生。 郭嘉郭奉孝,荀攸荀公达,与荀彧荀文若皆称他为先生。 一般的先生,是得不到郭嘉这样的尊重的。 也只有水镜先生,才能折服如郭嘉这样……淘气的少年。 陆云不仅见到了水镜先生,还被他问了两问。 道友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我从何处来,要到哪里去? 这似乎是一个哲理问题。 不过陆云只是想了片刻,就淡然笑道:“我自南方来,要到北方去!”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道友请进!” 老者听闻陆云话语,想了想,抬手请陆云入书院。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个地方,挺好!” 陆云站立在书院大门前一丈之处,笑道。 这个书院,有大玄机。 郭嘉进得。 荀彧进得。 荀攸也进得。 陆云却进不得。 因为,整座书院其实是一道阵。 一座大阵。 应当是水镜先生自己设计的……杀阵。 水镜先生的杀阵,历史上并未有什么记载,不过他教出了诸葛亮,一道八阵图变化万端,可挡十万精兵,由此可想水镜先生自己的厉害。 而事实上,水镜先生不仅教出了诸葛亮,还有庞统,徐庶诸人,他的学问,他的阵法,决然不可小瞧。 陆云眼前的书院,便看似书院,实则是一个个小阵法组成的大阵。 大阵包小阵,隅落钩连,曲折相对,总共八大阵,六十四小阵,与《周易》别卦六十四卦相合。 又有奇正之法,奇亦为正之正,正亦为奇之奇,彼此相穷,循环无穷。 冒然进入,只是……对自己生命的不尊重。 也没有必要。 他在门外,郭嘉总会出来的。 荀彧也会出来的。 他们又不住在书院…… “儒家的话,你道家莫非也信?” 老者见着陆云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入书院,觉得有些好笑,不由问道。 “我是道人,但我更信真理。” 陆云悠悠道了一声。 什么是真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在没有以天眼洞察清楚书院种种大阵前,他不会进入。 “……” 老者噎了一下。 能将因阵法而不进入书院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这道人真是头一个。 却在此时,他听到身旁郭奉孝喃喃,便觉得有些不好。 “我是道人,但我更信真理……” “但我更信真理……” 少年时代的郭嘉,听着这句话,目光亮起,有如小儿找到了心爱的玩具。 “但我更信真理……” “吾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 郭奉孝突然不由吟出这么一句话来。 场中顿时一静。 便是连陆云也不由的一怔。 这位鬼才,思维似乎转的有些快,说出了西方某位哲人的经典话语。 但这句话,落在守礼的荀攸耳中,未免太大逆不道了些。 他知道奉孝不喜礼仪,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些太过。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这是早有的规矩。 若来一句“吾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岂不是破坏了礼法?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这一次奉孝破坏了规矩,理应受到责罚。 他便想惩罚奉孝。 但有老师在前,哪里有他做主的机会。 所以,他又站立不动。 “吾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 老者轻吟,想了想,感叹道:“这句话听起来,比‘我是道人,但我更信真理’要好多了,不过什么是真理,道友可愿论道?” “有何不敢?” 论道这样的事,无非说些废话而已。陆云来大汉的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 他说了许久,无非几句真理。 “民以食为天!”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 临了,陆云又来了一句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诱导少年郭嘉与他一道游学。 少年郭嘉虽然很心动,恨不得立马随道人一起游历,但他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告诉陆云,游历这样的事,他得告诉自家母亲。 陆云便有些遗憾。 少年郭嘉还是没跟自己走。 荀攸与荀彧更不会跟他走。 这一次有些失利。 不过,下一次他来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与老者论道的过程里,他以天眼洞察了书院之中的大阵。 共有八大阵。 第一阵为天阵:天阵十六,外方内圆,四为风扬,其形象天,为阵之主,为兵之先。善用三军,其形不偏。 第二阵为地阵:地阵十二,其形正方,云主四角,冲敌难当,其体莫测,动用无穷,独立不可,配之於阳。 第三阵为风阵:风无正形,附之於天,变而为蛇,其意渐玄,风能鼓物,万物绕焉,蛇能为绕,三军惧焉。 第四阵为为云阵:云附於地,始则无形,变为翔鸟,其状乃成,鸟能突出,云能晦异,千变万化,金革之声。 第五阵为龙阵:天地后冲,龙变其中,有爪有足,有背有胸。潜则不测,动则无穷,阵形赫然,名象为龙。 第六阵为虎阵:天地前冲,变为虎翼,伏虎将搏,盛其威力。淮阴用之,变为无极,垓下之会,鲁公莫测。 第七阵为鸟阵:鸷鸟将搏,必先翱翔,势临霄汉,飞禽伏藏。审之而下,必有中伤,一夫突击,三军莫当。 第八阵为蛇阵:风为蛇蟠,附天成形,势能围绕,性能屈伸。四奇之中,与虎为邻,后变常山,首尾相困。 他洞察了书院阵法。 他却没有动。 因为,书院里还有一个老者。 …… 待陆云离开,郭嘉,荀彧,荀攸皆回到书院之内,水镜先生幽幽一叹,身影也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出现在书院一处院中。 “德操,他不曾入内?” 院中有另一老者开口。 “若此人入内,你我联手,定可留下此子!不过……”水镜先生微微有些疑惑。“他似乎修习了与我阴阳家阴阳神瞳一般的法门,看透了我布置的阵法。” “如今的道家,已然玩火自焚,我们又何必入此泥潭。德操,这天下将乱,颍川也不是久居之地!还是与为兄往荆州去罢!”老者劝道。 “也好,尚长兄!”水镜先生点了点头。 …… 这一年,陆云访颍川书院,水镜先生受庞德公庞尚长之邀下荆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