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反骨?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零九章 反骨?

第一百零九章反骨? “主公?” 魏延的耳力是何等敏锐,听到了黄忠的声音,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黄汉升,你果然老矣,居然拜一小儿为主公?” “魏文长放肆!” 主辱臣死,纵然黄忠多年不与人计较,如今也有怒气生出。 他轻轻抬手,便有神箭飞出。 瞬至魏文长面前。 今日就算是主公要收服此人,黄忠也要给魏文长一个教训。 实在是太猖狂了些! “你以为就你黄汉升最快么!”魏文长哈哈一笑,手中大刀一动。 刀光一闪,便将袭杀而来的利箭一刀两断。 干净利索。 “我听闻黄汉升一手神箭术,无人能敌,我却不服气,于是苦练快刀术,一刀在手,天下无敌,你的神箭又能奈我何?”魏文长捉刀,神情冷冽。 “那也得看你能接我多少箭!” 黄忠面露几分诧异之色,终于开始认真起来。 这个年轻人的快刀,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的快箭,首次无功。 有一种叫热血的东西,开始蔓延周身。 他许久,没有升腾起这么强烈的战意了! 双手舞动,刹那之间,有百只神箭出。 皆是瞬至。 到了魏文长身前。 “刀!” 魏文长大吼一声,手中的大刀挥洒出一大片绚丽的刀光,将他周身牢牢护住。 那些挟着难以想象的速度与力量的神箭,进入魏延身前刀光中,便骤然灰飞烟灭。 那是魏延的快刀,快到了极致,形成了一道寒洌的屏障。 刀意为屏障,笼罩周身。 风不能进,雨不能进,黄汉升的飞箭亦不能进!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箭快,还是我的刀快!”一刀在手,魏文长骑马疾驰,直往黄忠扑来。 他可不愿意一直被打。 远战黄汉升厉害,但若能近身,黄汉升的快箭又何惧之! 在黄汉升出箭之前,他有信心以快刀砍了黄汉升的头! “有意思!” 陆云看着这一幕,渐渐笑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魏文长能给他这么多的惊喜。 他本以为魏文长不过是一般武将,心里并未怎么重视,但现在看来,他需要重新评估魏文长的实力了! 黄汉升的箭,在战场之上已近乎杀伤力巨大,是猛将的克星。 就算是他的二弟张翼德,也被黄忠快箭所破! 而如今,魏文长居然抵挡住了黄忠的快箭! 可想而知,魏文长此人的快刀术是何等厉害! 这个年轻人,果然有恃才傲物的资格。 这样的将领,才真正可以成为他的五虎上将之一。 “汉升,你退下!我来会会他!”陆云开口。 先前魏文长的嘴炮模式成功拉了仇恨,让他没有出手的机会。 现在,他要亲自出手。 “主公,小心!” 主公之令,黄忠不得不听,却也提醒了一句。 义阳郡魏延,的确可以做他的对手,是个厉害的人物。 不得不小心谨慎。 …… “小子你找死!” 自己一心想讨教讨教的黄汉升退却,面前却蹦出一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魏文长不由大怒。 这年轻人自己作死,就由不得他了。 真当他是好脾气的人么。 “若能接我一招,饶你小命!”魏文长冷哼一声,一刀劈下。 这是全力一刀。 仿佛是电光火石之间。 又似乎是无视了时间。 魏文长的刀瞬间到了陆云头上。 却……不得寸进。 因为刀的面前多了一只手。 陆云的手。 因为有这只手,大刀便难以寸进。 即便大刀能够开山裂石,斩断神箭,遇着这只手,还是停了下来。 手的面前是一道河,似乎很重。 每一滴,都很重,比起黄金还要重许多。 号称:一元重水长河。 …… 某时某刻,陆云出手。 魏文长的刀很快,似乎无视了时间,但终究还是没有无视时间。 它只是很快。 然而快与慢,从来都是相对的。 没有绝对的快与慢。 当反应速度达到了一定程度,所谓的快,也不过是慢。 这便如当你的神念能感知到万分之一个刹那的时间,一个刹那便很漫长。 一刹那,就是一万个万分之一刹那。 它是万分之一个刹那的万倍。 你可以在一刹那,做一万个动作…… 魏文长的刀便是如此。 在他人眼里几乎快到了无视时间的刀,在陆云眼中却慢如蜗牛。 他伸出手,捉住了刀。 刀,便不能寸进。 这些事,都是万分之一个刹那之间的事…… 魏延便看到他引以为豪的快刀,被面前这个年轻道人捉住了。 而且,他无法甩开。 一条奇怪的大河包裹住了他的大刀。 这把他熟悉的大刀,从此重如一座大山。 真像一座山。 太重,太沉。 即便他费劲力气,也拔不出来。 他渐渐骇然。 因为没有了刀,这一瞬,他便可能死于非命。 没有了刀,他又如何抵挡黄汉升的飞箭。 而最让他感觉恐怖的,是面前这个道人。 他现在才发现,他有些二。 能够让黄汉升臣服的人,能是简单的人么? 他竟然赤裸裸忽视了,还在不断嘲讽,一直拉仇恨…… 吾命休矣! 魏文长闭上了眼睛。 却在此时,有淡淡的声音传来。 “你可愿追随与我!” 你可愿追随与我…… 追随与我…… 恍如天籁之音! 魏文长听着这句话,内心里渐渐升腾起希望,随即立马跪拜:“在下魏延拜见主公!” 拜的干净利索。 就如他败的干净利索。 没有任何犹豫。 陆云微微一怔,随即点了点头,笑道:“好!你起来罢!” “多谢主公!”魏文长站起,有些忐忑不安。 陆云想了想,收了一元重水长河,魏延的大刀便到了魏延手中。 魏延这才面露喜色。 “我们走吧!”陆云开口。 “去哪里?” 魏延一开口,便有些后悔。 “去南阳郡!”陆云率先离去。 “哦!” 魏延恭恭敬敬,跟在陆云身后。 他的大刀,老老实实,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 “诸葛亮看错了,魏延脑后哪里有反骨!”陆云心中嘀咕了声,往前走去。 他刚才特意看了看魏延的脑后。 没有反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