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魏延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零八章 魏延

第一百零八章魏延 张翼德的矛。 黄汉升的箭。 当张翼德遇上黄汉升,他的矛还不能到黄汉升面前,张翼德便已经输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 张飞刚要出手,他就已经败了。 张飞手中丈八蛇矛依旧,只是他的面却有些呆滞。 他还没经历过这样的惨败。 没到人身前,已经被撂倒…… 这还怎么混? “翼德,你也不必过于悲观。依我来看,汉升的箭术修炼多年,已近乎道,朝发瞬至,防不胜防!而二弟你还年轻,若是能趁大好时机,将举重若轻与举轻若重修习到巅峰,那时可抵御汉升的飞箭!” 陆云说了很多话。 究其一句话,无非是说二弟你现在还年轻,再练习几年才能抵御一二。 张飞如今只有二十来岁,修习武艺决然超不过二十载。 而黄忠正处于壮年,修习箭术很多年,一手箭术已经炉火纯青。 壮年的黄忠,不敢小瞧! 陆云已经知道老年黄忠的箭术厉害,一箭射掉了关羽的头盔,却不知壮年时代的黄忠更恐怖,一手神箭术到了这个地步! 抬手便可杀敌。 指谁,谁死。 就算是他手下其他三员大将,要抵挡住这样的黄忠,怕是也有很多困难。 实在是太快。 近乎道。 所谓心意至,便箭至。 他人又如何抵挡? 陆云……当然可以抵挡。 他的心意动,便可有一字符绞杀了神箭。 他向来习惯瞬杀。 “主公!” 黄忠收手,走到了陆云面前,拱手一拜。 “汉升果然英勇!”陆云赞叹道。 一人降一人。 陆云打量着黄忠,不由想起了水浒里的故事。 他虽然在水浒里扮演着朝廷一方,梁山反面的角色,但这并不妨碍他记得一些原著里梁山的事。 大刀关胜,急先锋索超,双鞭将呼延灼何其勇猛,遇上没羽箭张清的飞蝗石绝技,却全部着了道。 纵然勇猛如关胜,也不能抵挡张清的飞蝗石。 如今似乎是一样的情况。 黄忠一手神箭术,打的张飞连身都不能进。 果然是猛将。 得黄忠,杀伤力更强。 张飞可与猛将战平,而黄忠可瞬杀猛将! 这其中有大区别…… 陆云打量黄忠的时候,黄忠也打量了陆云一眼。 他发现,他的这位主公果真不是凡夫俗子。 即便他打了这位主公的二弟,主公对自己,更多的是欣赏。 并没有什么怨恨不满的情绪。 主公能够唯才是举! 这样的主公,值得他真心效忠。 他想了想,出声道:“末将听闻义阳郡有一人,武功高强,主公可收服之!” “哦?”陆云好奇问道。“不知汉升所言,是哪一位?” “魏延,魏文长!”黄忠言道。 “原来是他?”陆云目光微微一怔,不想竟在黄忠口中听到了魏延的名字。 魏延魏文长,荆州义阳郡人,三国时期蜀汉中后期重要将领,作战英勇,屡立战功,深得刘备信任,刘备称王后受封汉中太守,后诸葛亮北伐,任征西大将军,曾经向诸葛亮提出著名的奇袭长安“子午谷之计”,但没被采纳。为人孤高,深明大义,多立战功,在后期尤其为诸葛亮所倚重。但是性格上比较矜高,有些叛逆。后被杨仪所杀,夷三族。 他最为后人所熟知的,是诸葛亮对他的评价: 脑后有反骨。 容易弑主。 陆云对于诸葛亮的评价,不怎么相信。 脑后有反骨的说法,他更是嗤之以鼻。 不过,既然魏延能够被刘备封为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而不是蜀汉众臣皆以为的张飞,想必他也有极大的本领。 陆云都收了吕奉先为徒,哪里还怕一个魏文长。 魏延这个人,陆云想见见,顺便……收服。 到时,他的五虎上将便成了。 张飞张翼德。 张辽张文远。 赵云赵子龙。 黄忠黄汉升。 魏延魏文长。 他的五虎上将…… “末将听说过魏文长。”黄忠沉稳出声道。“魏文长此人,年纪轻轻傲然不羁,又武功高强,整个义阳郡,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因此声名远播,便是末将在南阳郡,也能得知一二!” “原来如此!”陆云点了点头。 南阳郡与义阳郡,的确相距不远。 魏文长武功高强,他的声名能够被黄忠所知,也是一件正常的事。 “既然如此,我们去见见他!”陆云想了想,出声道。 陆云便与黄忠往义阳郡而去。 至于张飞,赵云,张辽乃至小姑娘蔡琰,并没有跟随。 他们留在了南阳郡黄家。 比起其他几位大将来,黄忠是有家室的人,有一个女儿与儿子。 因此多了几分责任。 黄忠离开南阳郡,那么小姑娘蔡琰,与其他几位便只好留了下来。 …… 符车速度极快,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到了义阳郡。 魏延魏家很好打听,实在是魏延太过张扬。 他有武力,又不屑于隐藏自身武力,他便被义阳郡众人周知。 陆云到达魏延家的时候,魏延正在自家演武场上骑马射箭。 “何人在此!” 一声冷哼,一个面如重枣,目若朗星的年轻人搭箭便射。 射的方向不是正对陆云,而是陆云身前三尺之地。 也多亏是身前三尺之地。 若是直接射陆云,陆云不介意教这位年轻人怎么做人。 直接射,换做一个普通人,可能会死…… 这样的人,纵然武力再高,也不配做陆云的五虎上将之一。 当然既然是身前三尺,便说明魏延并不是草菅人命之人。 他只是傲了些。 骄傲,不是什么大毛病…… “哼!” 一声冷哼,黄忠伸手。 一只箭便到了空中,正与魏延的箭相碰。 魏延的箭,瞬间灰飞烟灭…… 敢在他面前箭射自家主公,真是有勇气。 “咦!” 魏延发出一声轻咦声,颇为诧异。 “不想在这里遇到了高手,是哪位前来,报上名来!” “南阳黄汉升!”黄忠淡淡出声。 “黄汉升?我听过你的名字!”魏延听着黄忠的名字,目光散发神采,随即哈哈笑了起来。“原来是十年前的神射手,久仰久仰!” 他虽说着久仰久仰,但面上并没有什么久仰之意,反而是战意满满。 “十年前我武艺未成,虽听你名,却不得讨教!不想你今日送上门来,我倒要看看你我孰强孰弱!” 魏延大笑道,就要冲过来。 “主公……” 黄忠看向陆云,请求意见。 “既然要收服此人,那我自己来罢!”陆云笑道。 这许久的时间,他居然被魏延赤裸裸忽视了…… 所以他要亲自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