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黄忠的箭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零七章 黄忠的箭

第一百零七章黄忠的箭 黄忠儿子的病,是先天病症。 宗师救不得,大宗师救得。 大宗师以神识扫查小儿周身,或许可发现端倪,药到病除。 只是大汉的大宗师虽有几位,寻常人想见到却难上加难。 上天有门,却无路。 黄忠的儿子便救不得。 好在来了陆云。 有念力在身,治病救人对陆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陆云出手,不到须臾,便救了黄忠小儿一命。 陆云再次伸手,渡了一道道家罡气,温养小儿,以护他周全。 “大病除矣!”陆云悠悠出声。 能够救一小儿,不管是不是黄忠的儿子,都是一件好事。 “这……就好了?” 黄忠面色变冷,有怒气生出。 这眨眼的时间,这道人便说救治好了自己儿子,是在欺自己软弱无能么? 他正欲痛骂陆云装神弄鬼,却陡然目瞪口呆。 他一脸的不可思议。 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 他的儿子,似乎好了…… 折磨了他儿子多年的恶症,真的,只在片刻间就被解决了…… 这怎么可能。 “我儿感觉如何?” 黄忠再也顾不得发怒,急忙奔到自家儿子面前,急切问道。 “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服!” 小孩想了想,眉开眼笑。 他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再也不用怕冷。 他感到一股奇特的东西进入体内,迅速修复着自己的身体。 他的身体变得暖洋洋的,比冬日里晒太阳还舒服。 “好舒服!” 小儿露出笑容,沉沉睡去。 睡的很安详。 黄忠,陆云以及蔡琰小姑娘便出了宅院,到了外边说话。 这个时候,黄忠的儿子,需要一场好好的休息。 “多谢恩公相救我儿,黄忠愿意生死相报!” 黄忠郑重出声。 他只有一个儿子。 却从小命途多舛,体弱多病。 数年来,一直病痛在身,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 而如今,这位道人救了他的儿子,解除了他儿子的病痛! 这种恩德,无以为报。 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他眉头都不皱一下。 若皱一下,他就不是好汉! “我是青州东海郡太守,壮士可愿跟随与我?” 陆云微笑出声。 多余的话,他不想多说。 他便开门见山。 “黄忠绝无二话!” 黄忠拱手一拜。 他不想想太多。 青州的太守为什么出现在荆州,这样的事,他懒得想。 他只知道,陆太守救了他的儿子。 这就够了。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 他从此愿意追随陆太守,不为别的,只为一份恩情。 “好好好!”陆云露出一丝喜色。 大将黄忠,也到了他的麾下。 如今,他手下已有四大将。 张飞张翼德,张辽张文远,赵云赵子龙,黄忠黄汉升! 四大将! 似乎……还需一人比较好。 当年梁山有五虎上将,蜀汉也有五虎上将。 他自然也要凑出一个五虎上将来。 五虎上将已得四人,这最后一人,应当是谁? 陆云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 …… “呔!你这人,看起来软绵绵,连武人的气势都没有,如何做我大哥的大将?” 张飞大吼道,不屑一顾。 张飞本以为自家大哥找了一员猛将,心下好奇,待与赵云等人得了自家大哥消息,见到黄忠,顿时大失所望。 这哪里是什么武人? 一点武人气势都没有! 不仅如此,一身衣服也寒酸无比,简直是丢了大哥的脸面! 他很不满,想要教训教训这新来的! 面对张飞的挑衅,黄忠不为所动,甚至懒得理会。 他只关心他儿子。 他儿子好了,生活就是晴天。 至于张飞的行为,他觉得很幼稚。 不错,就是幼稚。 安安稳稳过着不好么,比什么武…… 这种一言不合血气上涌就比武的年纪,他已经过了。 黄忠不予理会,张飞怒气更甚。 他还没见过这么狂的。 一个新来的,居然不理会二哥的话? 真是反了天了! 丈八蛇矛指出,正对黄忠。 “可敢与我一战!” 可敢与我一战? 黄忠的面色微微有些变。 他不想惹事,但不意味着他怕事。 莫非真的要做过一场? 他只是刚投了陆太守,不想交恶。 便在此时,陆云开口。 “汉升,你尽管出手,不用顾忌!” 武人见武人,总想比武切磋,分出个高低来。 那便分出个高低吧。 像吕布这样的,不打不听话。 只有把他揍翻在地,他才知道厉害,他才听你的话。 也就是拳头大就是道理。 自家的二弟也一样,若是不服黄忠,那便做过一场。 若是被打服了,才会老老实实。 他手下四员大将,就二弟事多…… “那便做过一场吧。” 黄忠内心定下了主意。 既然陆太守让他打,那他便打吧。 为了自己,为了儿子,也要做过一场! 壮年黄汉升。 青年张翼德。 要做过一场。 孰强孰弱? 不仅陆云想知道,便是张辽,赵云等人也想知道。 他们也想知道这个中年人,究竟有什么样的本领,才能得他们主公看中! 张飞目光冷冽,气势渐渐升腾。 今日这一战,他不能输。 他有自己的信心。 因为他的举轻若重,终于有了些领悟。 他对力的掌握,更深了几层。 这些日子与几位兄弟的比斗,又岂是白费? 他高举丈八蛇矛,一马当先。 有黄忠抬手,一支箭便到了张飞头顶。 张飞的头盔便被挑了…… 场中突然一片静寂。 似乎没有人相信是这么个结果。 张飞站立原地,有些发愣。 他还没冲到黄忠面前,他就输了。 这一次是被撂了头盔,这万一是在战场之上…… 万一这只箭稍微低了些…… 岂不是说,他可能被一箭射杀! 他顿时冷汗直流。 大意了,大意了! 他轻敌了! 他因着看不起黄忠轻敌了! “这次不算,再来!” 张飞轻轻吼了一声,耍了一次赖,再次冲锋。 他的心中,却对黄忠的箭多了几分提防。 他相信,只要心中有提防,这等暗算的本领,不登大雅之堂。 黄忠再次挥手。 有箭疾驰。 张飞大吼一声,要挡黄忠的箭。 却是徒劳。 因为这只箭太快。 似乎忽略了空间。 似乎忽略了时间。 箭出,便到了张飞头顶。 斩了一缕头发。 张飞停顿不前。 有些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