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黄忠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零六章 黄忠

第一百零六章黄忠 一个老人入南阳。 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却让陆云生出了些许好奇心。 这个老人长得慈眉善目,背着一个药篓子,看起来身体很是矍铄。 不过陆云能够感觉到他的强大。 至少,也是宗师境界。 一个宗师境界的行医者…… 莫非是医家的高手? 他又会是谁? 华佗? 张仲景? 还是其他陆云所不知的医家高手? 某一刻老人走过陆云身旁,似乎有些感应,微微抬头,便看到了陆云。 随即又摇了摇头,往前走去。 快步如飞,一眨眼出了南阳城。 往山上采摘灵草去了。 “奇怪,这个道人,怎么像张道友的弟子?” 老人想了想,嘀咕了几声,又将这件事抛在了身后。 张道友也好,张道友的弟子也罢,又关他什么事。 他要做的,是多救些普通老百姓。 眼下的日子,看起来不太平了,不知又要死多少人! 还是多挖些灵草,以备不时之需…… 他在峭壁间纵跳如猿,不时从峭壁间锄下一株药草,放在篓子里。 渐行渐远。 …… “老师,你在望那个老爷爷么!”蔡邕小姑娘站立在陆云一旁,学着自家老师的模样望远方。 自突破先天后,她也感觉到那个老爷爷不是一般人。 而且,老爷爷身上有着一种亲和力,似乎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吸引。 “天下奇人何其多也!”陆云感慨一声,收回目光,心中自言自语。“却不知他究竟是什么人!” 陆云如今有事在身,纵然见了一位类似医家的大贤,也没有功夫搭理,微微有些遗憾。 对于医家的人,他还是比较尊重。 不在乎世俗富贵,只在乎治病救人。 的确了不起。 无论是扁鹊,还是当世的华佗,张仲景等人…… “老师,那人似乎也是高人!” 蔡琰小姑娘心中一动,又伸出小手指,指向某一处。 她如今糊里糊涂处于上善若水的境界,也不知怎的,对于高手的气机很是敏感。 她如今,也成了一个小高手…… 陆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精瘦的汉子闷闷不乐,心情郁郁,往医馆方向走来。 “这莫非就是黄忠?”陆云诧异道。 他能够感受到汉子所拥有的力量,丝毫不逊于张辽。 只是,这汉子未免太落魄了些。 穿的不怎么大气,而且,愁眉不展。 不仅没有吕奉先一身华丽战甲,横行草原,所向披靡的霸道,甚至浑然不像一位武者。 汉子走到了医馆之中。 “汉升,你又来了!”医馆之中传来一声无奈叹息,似乎医馆的主人与汉子老早相识。 “我儿体弱多病,得服些药调养调养!”汉子闷闷出声。 果然是他! 汉升! 黄忠黄汉升! 陆云见到了壮年时代的黄忠! 只是却没有想象之中的霸气决然。 反而颓靡不振。 不过仔细一想,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任谁,自家的独生儿子从小体弱多病,都不会太高兴。 纵然他的武功很高强…… 那又有什么用? 若是一身武功全废,能够换的自家儿子身体康复,想必黄忠也不会拒绝。 在这个年代,传宗接代是头等的大事。 黄忠虽有一个女儿,但对于黄家的传宗接代,并没有什么用。 若是独生儿子死了,便是大罪过,不由黄忠费劲一切心思,为自己儿子治病,甚至不惜倾家荡产。 穷文富武。 黄忠能够练的一身绝世箭术,想必家境虽不怎么好,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过如今来看,他已近乎倾家荡产。 为了治他儿子的病…… 也是一个可怜人…… 陆云思量之际,黄忠已经取了些药材,往自家走去。 陆云想了想,微微一动,与蔡琰小姑娘一起出现在黄忠回家的路上,阻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谁?”黄忠目光微冷,手里的药材,渐渐捏的有些紧。 “或许,我可以治好你儿子的病!”陆云开门见山。 不需要太多的云里雾里,治病这样的事,直接一些比较好。 虽然,可能引起黄忠的怀疑…… 黄忠并没怎么怀疑。 事实上,当他听到治病这两个字,内心里又升腾起一丝希望来。 这些年,他已经寻了太多的医者,却始终没有用。 他近乎放弃,却不能放弃。 因为那是他唯一的儿子。 如今见一道人携一小姑娘来,他下意识将希望放在了道人身上。 他希望道人说的是真的。 他也有些相信道人。 不是因为道人。 而是因为道人旁的小姑娘。 小姑娘的眼神,纯净到极致。 有这样的小姑娘陪伴,道人应该不是什么江湖骗子…… “我需要做什么?” 又沉默了片刻,黄忠问道。 “先去看你儿子吧!”陆云出声。 “好!”微微思量刹那,黄忠答应了陆云。 …… 黄府繁华不再,已经渐渐衰败。 这都是因为治病所致。 当陆云走进黄家时,有难闻的药味传来。 又有小孩的咳嗽声传来。 当陆云进入房中时,黄忠的面色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他生怕依旧是以往的结果。 有蔡琰小姑娘在一旁轻轻出声:“我老师的本领,很厉害!” 她的声音很好听,如清风拂面,春雨润物。 到了黄忠耳中,渐渐让黄忠升起一些信心。 “原来如此!” 陆云打量着黄忠小儿,若有所思。 黄忠的儿子黄叙,先天不足,又后天羸弱,容易生病。 这等先天性的病症,在如今大汉这个年代,或许只有大宗师以神识探查,方才能够治疗。 不过显然,大汉的大宗师人物,黄忠并不认识。 即便是刚才陆云所遇到的医家宗师高手,黄忠也因太过不幸运而错过了。 至于一般的医者,又怎么能看出最本质的病症来,只能开些调养的药物来,增加他的寿元。 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终有一天若遇到大疾,便会不治身亡。 陆云心念微动,念力喷薄而出。 透过小儿的肉身,直看到最深处。 随后,念力为刀。 一刀两段。 切了病症。 小儿便因此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