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南阳(求三江票!)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零五章 南阳(求三江票!)

第一百零五章南阳 蔡琰小姑娘悟天书第二副图,得上善若水与一元重水。 陆云观蔡琰小姑娘,得一元重水法门。 上善若水是某种心境,心境若不到,难以领悟。 短短时间内,陆云并不能领悟。 而一元重水,则是一种修行法门。 陆云以天眼得了一元重水的种种神妙之处。 一元重水,超越了凡水。 每一滴,由一元凡水融合而成。 每一元,为十二万九千六百。 当然,要融合十二万九千六百为一,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不是你说能融合就能融合的。 它有自己的法门。 天书第二幅图便告诉了这种法门。 蔡琰小姑娘领悟了此种法门,随即陆云借小姑娘领悟了此种法门。 换言之,陆云借小姑娘之手,破解了天书第二副图的秘密。 “好徒儿,为师真是没白收你为徒!”陆云喃喃,面露喜色。 若无蔡琰小姑娘,这天书第二副图,不止何年才能领悟! 而如今,他可以领悟下一副图了。 要不要收几个小姑娘,以在自己不能领悟之时让她们领悟…… 陆云脑海之中,突然迸发了这个想法。 随即,他摇了摇头。 自己真是太高兴了,修行哪是这样的事?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依靠。 …… 悟了天书第二图,陆云心情不错,夸赞了小姑娘几句。 小姑娘也颇为高兴。 她终于能够帮助自家师父做些事了…… 这种感觉,的确很好。 若是陆云能够得知自家小徒儿的想法,恐怕还得夸几句。 知恩图报的徒弟,他最喜欢了。 “大哥,我们现在到了哪里?” 却在此时,张飞大咧咧叫道。 他刚才望了四周,不见什么人烟,也不知到了什么地界。 “应该是南阳吧!” 陆云也不确定。 他一路往南,开车太快。 谁知道开到了什么地方。 总之是在并州的南方就是了。 “……” 张辽有些无语,更多的是震撼。 一日之间,从并州来到了荆州! 这样的行动速度,似乎要比任何一只强军的行军速度还要快上许多。 若是这样的车用于战场之上,简直叫人防不胜防,正是长途袭杀的盖世杀器。 一日数千里,悄然又无声。 谁又能防的住? 他跟随的这位太守,似乎心思很大。 不过,他喜欢…… 车开的太快,不知道了位置,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一般人,只要他有嘴,总能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当然,陆云不用嘴。 他神识念力扫过。 于是他见到了一座城。 城上写着两个大字:南阳。 南阳……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陆云不由自主忆起了刘禹锡《陋室铭》里的名句。 谁识卧龙客,长吟愁鬓斑。 这是李白的《南都行》。 无论怎么说,南阳在后世都是一个有名的地方。 毕竟,诸葛亮曾躬耕隐居此地,又是刘备三顾茅庐处,“三分天下”的策源地。 当然,记起诸葛亮现在的年龄,不过四岁,是一个小正太,陆云便对诸葛庐失去了兴趣。 因为这个时候,它还不存在。 小诸葛,这时候不知道在哪里玩耍,亦或是看星星,看月亮…… 总之,现在的天下,没有诸葛亮的事。 自黄巾造反至北方连番大战,都没有诸葛亮的事。 他在成长,在求学…… 他的求学环境,应当很好。 不得不说,诸葛亮之父诸葛玄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他为诸葛亮的未来打下了坚实基础。 诸葛玄将两个侄女嫁入荆州豪族蒯氏和庞氏,使诸葛家族进入了荆州的上流社会,诸葛亮也从小得了荆襄诸多高手的教导。 诸葛亮拜水镜先生司马徽为师,又得庞德公赞赏,又得名士黄承彦垂青,娶了黄月英,与荆州大族黄家联了姻。 一个诸葛家族,与荆州五大家族刘、蔡、黄、蒯、庞都成了亲戚,有着无尽的资源,有着无尽的信息,成材并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成大材还是有很大难度。 不过,这里的世家大族似乎太多了些。 世家大族多人才,但又岂能为陆云所用。 诸葛有大才,又岂能为陆云所用。 想要打开局面,得良才,有些困难。 陆云想了想,又忆起一个人来。 黄忠。 老将黄忠,蜀汉五虎上将之一,箭法绝世。 当然现在的黄忠还不是老将。 他正值壮年。 他是南阳人。 他应当是寒门中人。 可以为陆云所用。 “我们去找一个人!”陆云想了想,开口道。 “又要找人……” 张飞心中嘀咕了声。 自家大哥太神秘莫测,似乎能够……算卦。 哪里有高手,自家大哥只要掐指一算,就能算出来。 去了一趟并州,见到了超级猛人吕奉先。 又顺手一拐,拐了一个张辽张文远,论其武功,竟不在他之下。 现在又到了荆州南阳郡,不知要带哪位好汉? 他倒想见识见识,比划比划。 自家的大哥,一直在给他惊喜。 当然,也有压力。 猛将这么多,他也得努力。 若是被其他人打败,还有什么颜面做大哥的二弟…… 陆云不知张飞心里的小九九,淡然出声:“我们去城中的医馆看看。”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黄忠有一个儿子,名为黄叙,从小得了风寒,体弱多病。 在原本的历史里,早于其父病亡。 当然现在,应该还没有病逝,只是体弱多病。 他想去看看。 顺手救了黄叙。 救了黄忠儿子,以收服黄忠。 黄忠这样的大将,正该为他所用。 本为良将,又何必老当益壮,年老方有名声? 现在就可声名雀跃! …… 南阳城很大,不过医馆很少。 在这个年代,会行医的人并不多。一般人得了病,很容易死去。 尤其是疫病来临之际,往往十室九空,死亡惨重。 汉末年代,连番大战,尸体盈野,爆发了好几次大的瘟疫。 于是便有了曹操的《蒿里行》。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实在是太惨烈了些…… “咦?” 陆云突然从沉思中醒了过来。 他见到了一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