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斗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一百零一章 斗

第一百零一章斗 吕布对于拜师的事,开始是拒绝的。 他甚至要立马发作。 这天地之间,又有谁有资格做他的老师? 他的神力天成,乃上天所赐。 他的技巧则是从小征战于边关,与蛮人厮杀,千锤百炼而成,其中不知经历多少艰难险阻,才到了今日这个地步! 他的老师,只有自己。 而他,坚信自己最强。 所以,他便要拒绝。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拒绝。 提出这个意见的,是他的义父。 而要做他老师的,是青州的一方太守。 他虽然没有大计谋,但也知道若真成了青州东海郡太守的弟子,为他带来的好处有多大。 而若是他自己拒绝了自家义父的话,得罪的不只是义父,还有一太守。 两者相较,他选第一种。 当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他的老师,即便是一方太守,武力必须过得去! 于是吕布开了口。 若能击败他,他愿意拜师。 “有意思的人!” 陆云觉得吕布这个人,很有意思。 他观察了吕布很久,下了一个定义。 吕布是一个有武力的普通人。 仅此而已。 他不是什么枭雄,即便儿子死了也能看似淡然,也不是什么智力超群的谋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他是一个武力很强的普通人。 女儿要出嫁,自己很欢喜,即便外边世界战火滔天…… 又如这一次,若是身为一个真正的武者,如关羽,必会义正言辞地拒绝,若是一个顺风使舵的小卒,立马会答应,抱上青州一太守的大腿。 而吕布,碍着自己武功高强想拒绝,但又舍不得与一方太守交好的机会,便想出了一个自以为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觉得两全其美。 这个办法,其实并不怎么两全其美。 至少在丁原的眼里,不是两全其美。 不仅不是两全其美,甚至是故意刁难。 能打过自家义子,奉先才拜师? 这是狂妄自大,这是对陆太守的挑衅! 丁原便要出声训斥吕布。 却在此时,陆云含笑言道:“好好好,你要与我挑战,那便挑战吧!” 陆云许久没有与人以武力相斗了。 但那并不意味着他的武道不堪一击。 很久之前,陆云就已经学会了奕剑之术。 他的武道修为,已经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他返璞归真。 陆云伸手而出,便有一把宝剑到了他的手里。 “奉先,开始吧!” “这……” 丁原正要阻止,陆云笑着出声道:“建阳兄,我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之人!” “那好吧!”丁建阳叹了一口气,又狠狠蹬了一眼吕布,无奈嘱咐道。“奉先我儿,点到为止!” “知道了,义父!”吕布随意应了一声。 陆云对吕布。 两人开始了对峙。 陆云站立原地,没有动。 吕布有着自己的骄傲,也没有动。 终于,对峙了一刻钟后,吕布动了。 他不得不动。 他若是不动,怕是这太守能够一直站下去。 站到地老天荒…… 他可没有这样的耐心。 吕布一方天画戟刺出。 简简单单。 没有任何变化。 完全是以力压人。 “比力么!”陆云低吟。 大道至简。 最为简单的,往往破坏最大。 便如他的一字符,杀伤力甚至要高于一般的水符火符。 吕布这是要以力压人,胜了他。 “比力,我可不一定输于你!” 陆云也是一剑刺出。 简简单单。 场中便响起了一阵爆鸣声。 那是方天画戟与利剑相撞击的恐怖声。 惊了丁建阳,吓了张文远。 张翼德与赵子龙则是有些冷汗。 太暴力。 太强大。 不仅是吕奉先,还有东海太守陆云。 陆云与吕布脚下的大地,骤然裂成无数细块,像是一条枯死的蛇的鳞。 那些裂口,迅速向着演武场周围间蔓延,瞬间延至极远,方圆几十丈内的地表,都直接裂开,像是一只老死的巨龟。 不过,无论是吕布还是陆云,都没有任何事。 他们比力,不分胜负。 吕布天生神力。 陆云也不差。 身为接近大宗师境界的宗师级高手,陆云即使不召唤天地之力,他的强大也非一般人所能比。 体内真元化液,生气蓬勃到极致,几乎要生出灵性,陆云在大宋的岁月,不是白度过的。 “好,痛快,再来!” 吕布又是一方天画戟砸出。 依旧简简单单。 陆云出剑。 也是简简单单。 场中又响起了爆鸣声。 二人依旧没有什么事。 “再来!” “还来!” …… 终于,吕布不再大叫。 他叫够了。 他来了很多次,他还是没有能够以力压人。 他的内心,早已经收起了小视之心。 面前的太守,是一个凶猛不逊于他的猛人啊! 既然如此,就不能蛮干,得换方法。 他的方天画戟,是力与技的完美融合,既然有人在力不逊于他,他便四两拨千斤,以技相对。 吕布的方天画戟突然变快。 快的不可思议。 快的只剩下残影。 张飞的脸色变得肃然。 赵云也有些凝重。 现在的吕布,处于兴奋期,出手的速度,甚至要快于他! 也不知主公能否坚持住! “啧啧,奉先这一方天画戟有意思,蕴含了一百种变化!” 陆云念力奔涌,看出了这一画戟的名头。 要跟他比技巧,吕奉先怕是想多了。 他在十多岁时便领悟了奕剑术的道理。 他又修行到现在,念力比之以往雄厚了不知多少。 吕奉先走一步,他能看百步。 算计的清清楚楚。 陆云伸手,手中利剑正好抵住了吕布的前进方向。 吕布一画戟有一百种变化。 他这一剑则是一百……零一种变化,无论一百种变化如何变,陆云始终克制这一画戟。 吕布的攻击便由此受挫。 每当吕布气势升腾之际,陆云便出一剑,断了吕布的气势,直教吕布难受的吐血。 吕布越打越愤怒。 他的出招越发狠厉,手中画戟挽成了一片,连方天画戟的踪影也无法看清。 目之所望,一片银光,恍似……戟的海! “中!” 陆云一剑挥出。 刺的方向不是正对吕布,而是距离吕布右方十公分的所在。 下一刻,吕布正好出现在陆云剑尖所指方向。 吕布色变。 他输了一招。 “可惜了!”陆云摇头。 吕布本不会这么容易败。 甚至这一场极有可能是平局。 吕布的力与技,都是武将之最。 但可惜的是,吕布愤怒了。 愤怒的人失去了理智。 又怎能不败?

上一篇   第一百章 收徒?